第十三章 史波克症候群:理性与情绪之间的战争

一、执行知识的意志力

不论交易、减肥还是其他目标,最困难的并不是知道如何做,而是下定行动的决心,并坚持下去。

我们在拟定决策时,通常至少有两种以上的选择。后续的执行之所以困难,是因为我们对选择仍然处于三心二意的冲突之中。

这种冲突的根源在于一种观念——认为情绪与理性是两种互不关联的人性层面,甚至两者互相冲突。

二、人类情绪的演化

在达尔文的演化论中,愤怒与恐惧在紧急或压力的情况下,可以提升生存机会,但我们的某些遗传已经不再有用。

现代社会中,我们反应的对象是经过解释的现实环境,而不是远古丛林中的野兽。我们的反应并不局限于逃跑或战斗。

情绪可以协助或伤害我们,也可以保护或摧毁我们,这取决于我们对未来现实环境的信念与判断的精确性。

三、情绪的益处

心理学家纳撒尼尔·布兰登(Nathaniel Branden)将情绪定义为人类通过评估现实环境的某些层面对自身将产生的利弊关系,并根据这些经验所做的身心(psychosomatic)反应。情绪是一种身心的形式,这表示情绪是一种源于心理程序的生理反应。 这种心理程序是一种价值评估,以判断相关事物对我们是有利还是有弊。

我们对任何事物的情绪反应,取决于潜意识在既有的知识范围内如何评估该事物。 判断与反应的速度非常快,远甚于意识的作用。

这种情绪反应是必然的,人类没有选择的余地。

但是,当情绪出现以后,我们可以停顿、思考、反省,察觉情绪的来源;并引入理性的力量进行自我调整。

情绪来源于价值观,价值观由许多我们认为必要或想要的事物、观念与原则构成,不论喜欢与否,它们都存在于我们的潜意识中,并排列为井然有序的结构。

这个层次分明的结构,让我们的心灵可以判断价值——我们的欲望、目标与信念——我们根据善、恶、利、弊的标准拟定它们相对的重要性,并排列它们的顺序。

价值观的精确性与有效性将决定情绪的完整性和力量,而我们可以通过理性的思考,选择相互一致而有助于生活意义的价值观。

在健全的情绪结构下,我们不仅可以追求成就,而且还可以享受生命的过程,其中的乐趣又可以不断地强化我们的追求动机。

四、情绪的破坏性

环境不断变化,我们也随之产生一些行为,也将感受到行为的后果。

当我们体验快乐时,生命将充满动力,并渴望继续前进;当我们体验痛苦时,将会陷入沮丧与恐惧中,并试图逃避造成痛苦的原因。

当我们试图逃避时,情绪便引导我们走上自我毁灭的道路。

五、一致性表现的根源:情绪的纪律

人们在这个布满荆棘的世界中成长,生活在各种疯狂的哲学思想中,承受来自家庭方面的错误压力,接受学校制度的矛盾教育,在社会上试图谋取生计,并尝试构建一个完美的价值观。这一切似乎已经超越可能承受的范围,所以我们能怎么办呢?

我们能够做的仅是尽可能地追求整合的境界,让思想、行为与情绪相互一致,从而使生活基本上成为一种愉悦的过程。

那么,又如何做到这一点呢?以交易为例,如果你想获得理想的交易业绩,你必须:

  1. 建立目标
  2. 获得市场的相关知识
  3. 界定有效的交易准则
  4. 严格遵守交易准则而执行上述三者

前三者相对容易,但付诸执行却非常困难。这是因为我们存在缺陷,在知识和情绪上都存在缺陷。错误总会出现,而且一旦出现,我们必然会在心理和生理上遭受恐惧与忧虑。此时,我们需要情绪的纪律,来克服非理性的冲动。

情绪的纪律适用于如何处理情绪,如何以思想与行动回应情绪,使思想、行为与情绪相互一致。

处理情绪关键在于接受情绪,不要与情绪搏斗。情绪是与生俱来的,是自我之中的一部分,它们可以提供潜意识中的宝贵信息。

情绪的纪律就是接受情绪的持续性过程:

  1. 当有情绪上的反应时,先停顿,冷静下来(可以通过调整呼吸、冥想等方式)
  2. 试图辨识情绪在价值观上的根源
  3. 评估这一根源与当前事件在关系上的有效性
  4. 确定一个与目标相一致的新行动

当出现情绪时,我们持续的练习这一过程,情绪的纪律将会成为一种习惯,帮助我们了解自我,使我们可以管理情绪,并选择最佳的行动,而无须被迫接受强制性的反应,迷失在情绪之中——它使你有很强的意志力来执行你的知识。

拥有执行的意志力,则代表有能力或力量执行一套具有特定目标的行为计划。这就表明有决定能力。一旦你真正做出决定时,你的心智便已经认定没有其它更理想的可能选择。在这种情况下,执行计划已经不再是选择问题,而是必要性的问题。

不断练习情绪的纪律,不仅可以降低情绪冲突的程度与频率,更能提升你的行为能力——促成一致性的思想、行动与感觉,自信心也就随之而起。

用户头像
登录后发表评论